在我看来,其实这是一个量与选择的问题,还可以转化到以下两个问题:知识的总量是无限的,我们该如何取舍?在既定的范围内,我们又该如何高效学习?身处知识大爆炸的时代,历史积淀的知识也是浩...

1页 1
分享到: